当前位置: 首页 >> 四中故事

你,或许不知道——感恩我的母校系列报道之一
发布时间:2022-02-15 丨 文章作者:晋品婕 丨 阅读次数:814

  好怀念啊,在四中,笑容好像一直是明媚的,一直是,真诚的。

  便写一些真的东西吧,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能打动人的一定是真,即使它不美,也能让人心醉。

  很多人说四中是新学校,很美,民国的徽派建筑,雕梁画栋的每一丝纹路都透着古朴的韵味和雅致,春有樱舞,秋飘桂香,松柏四季常青,文竹亭亭屹立。建筑内的装修更为华丽又恰到好处的将不同地点的用途用艺术的独特语言渲染了出来,再有一些小桥流水的闲坐点缀,颇有天上人间的不俗和仙味,烦闷了在校园里随便转悠几圈,呼吸间的空气都比别处要清新几分。

  但我更爱的是这里的意义,三年日久,我更爱夏夜的蝉鸣和蛙声,每次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我都会和好朋友挽着胳膊闲逛,连高三亦是如此,路灯下还有扑棱棱的飞蛾,我们总是喜欢把对方逗乐,然后呵呵的一起傻乐,经常也说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然后又珍而重之的鼓励对方一定可以做到;我更爱腊雪寒冬时节,吃完晚饭就黑掉的天零落挂着的几颗星星,我每一次都会笑着指给身边的人看,她们就会敷衍又宠溺的望一眼,然后笑笑,催着我赶紧回班写成山高的作业;我更爱听潮居楼下遗世而独立的那个小亭,四周杂草丛生,顶檐的拐角处还结满了蜘蛛网,却让人觉得宁静,晚上倚靠在那里说着白天藏起来的心事,然后抛起一个小石子投掷向不远处的小池里,漾起的一圈圈涟漪就把烦恼给打发了。

  我甚少在大学里抬头,一次夜晚兴奋的看见了一颗星星,有些疯样的指着笑,周围匆匆路过的人皆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瞧着我,然后又沉默的转过头奔波,我看着星星尴尬的想,这是不是就叫落寞。

  我一直觉得是自己软弱,在回忆里缩着不肯走出来,慢慢的才明白,是过往太深刻,对于一个十七岁距成年一步之遥的孩子来说,青涩年华未启,懵懂年少未完,一分一秒都是铭心的,一场大雨都是一生诗书里浓墨重彩的一笔,遑论那么鲜活的欢笑和悲伤,相聚和别离。而我不是不肯走出来,是一步一回头,生怕自己不算好的记性,在往后越来越凌厉的风霜里走着走着就忘了。

  因为有些只有自己知道的,是一定不能忘的。

  那些在时光里浅浅搁置的遗物,宿舍的灯光下一笔一笔绞尽脑汁的明信片,教师停车场吵架后失而复得的感动,还有小天台执拗的站在凳子上看远方的迷茫。这里的每一棵都曾聆听过一个女孩野蛮生长的心愿,这里的一花一草都萦绕着一群少年发烫热烈的梦想,在四艺阁抱着枕头悄悄的谈天论地的晚上,在球场不认输的呐喊声中,在模考抽搐着嘴角却停不下笔的无奈里,在我趁你转身那一刻,抹去眼泪的指尖上。

  往后人生,在我怀疑的时候,在我挣扎的时候,在我对自己说算了的时候,心尖总会小小的疼一下,闪烁着那些温柔而平凡的特别和执着。我常想,那该不是留下来的,而是还回去的,那些最本来的小美好,怎舍得让其去受世俗染尘,便还给这三年,一点一点的拼凑成一个最初的自己,在钟楼回溯的岁月里,依旧是那个横冲直撞的张扬少年。

  我想谢谢四中,它带给了我意想不到的遇见,将我从一段绝望里拉出,给予我微小却难以忽略的希望;它带给了我一眼万年的遇见,让我相信了奇迹的力量,自此心怀爱,目生光。

  梦里还勾肩搭背的走在从操场回来的路上,不幸的被教导主任逮到,慌忙逃向教室,笑声在身后缓缓的追,撞进班级的时候不知是谁桌子上没放好的笔摔到了地上,滚去了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渐渐蒙了尘,直到很久之后,进出前后门的学生变了模样,被惊喜的拾起,仔细的擦拭干净,还残存着当年握笔摩挲的温度,滚烫的让人热泪盈眶。

  因为,我知道,一直知道。

  所以,我会爱,一直爱。